•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教育新闻

复旦-华盛顿EMBA:知识,治不好“坏审美”

时间:2017/8/7 10:26:22   作者:王小语   来源:华夏教育网   阅读:518   评论:0

摘要在人人热衷知识付费、自我迭代的时代,你会发现影响思维判断、塑造你境遇的,恰是看似无用的审美品味。文字、图像和音乐这三件事貌似和大多数人的职业全不搭界的,放在了一起看,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人职业素养的底座。混了多年之后,你会发现影响你的思维力和判断力,塑造你的世界和境遇的,不是巴菲特的某句名言,却往往正是这一点看似无用的审美品味。

 

——邵勃 复旦大学-华盛顿大学EMBA 项目主任

 

复旦-华盛顿EMBA:知识,治不好“坏审美” 

 

“没审美是绝症,知识也治不好。”这话是木心说的。

 

木心没有混过职场,这句话却说得很像一个欠揍的上司。当然,并不是每一个老板都能说出这样刻毒的漂亮话,刻毒往往是才情的流露。说这话又是要冒一些风险的——你得对自己的审美有木心般的底气,还要保证这样教训下属的时候,旁边没有知晓你当年底细和品味的人。

 

让我们把语气稍微柔化一下,重说一遍:“没审美得治疗,光靠知识赢不了。”撇开语气不谈,这句话妙在它道出了一个关于艺术和人格成长的真相:在这个人人热衷“知识付费”,“自我迭代”和“终身学习”的时代,它显得格格不入又耐人寻味。

 

就拿审美最普遍的三个指向:文字、图像和音乐来说,这三件事貌似和大多数人的职业全不搭界,但是放在一起看,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人职业素养的底座。混了多年之后,你会发现影响你的思维力和判断力,塑造你的世界和境遇的,不是巴菲特的某句名言,却往往正是这一点看似无用的审美品味。

 

先说文字。想想你钦佩过的老板吧(我是说真钦佩过的),哪一位的文字功力不堪称强大?所谓强大,不需花哨,但是必须精道。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是,某个咨询公司的年轻分析员,把自己上百页的项目报告呈给老板审阅。这位很爱演的老板将这一沓报告扔向空中,待漫天飞舞的纸片落地以后,请这位年轻人,捡起其中的10张来代表他的研究成果。年轻人大哭着跑开,从此变成了一个寡言而深沉的人。故事的真实性虽然待考,但是意义很明确:Brevity is the soul of wit (“言以简为贵”《哈姆雷特》)。语言水平代表着思维的清晰程度,所以请珍视你写的每一个字。工作邮件当然不用写成《老人与海》的水准,但是阅读海明威总能找到去除赘字的冲动与豪情。乔治.奥维尔不仅写过《1984》,还有这样一本好书可供参考《政治与英语》。

 

这本书中提出的六项写作原则,也是《经济学人》杂志的写作圭臬(插播赘语一句:如果人人都能按照《经济学人》的标准写作,这个世界将不复有愚蠢、欺骗,多么美妙!)这不是哪一次培训就帮你建立起来的写作技巧,而是长期浸泡在第一流的作品里才能产生的文字本能。阅读和实践久了,也就慢慢理解了冯内古特这个级别的作家,为什么要去糟蹋可怜的分号。在他最后一本书《没有国家的人》里,冯内古特深沉的告诫年青人:“不要用分号。它们是雌雄同体的异装癖。使用它们唯一的作用就是显示你上过大学。”三个精神抖擞的句号。

 

再扯两句视觉艺术。人类本来就是感官动物,一图胜千言,能看图片的时候,没人愿意仔细阅读。而因为摄影的手机化,人人都可以大量产出自己的“作品”。类似的现实,早在50年前电视成为新媒体的时候,就被安迪.沃霍洞察到了。当然,他无法预见,世上将出现“朋友圈”式的怪兽,每天发布着数以亿计的图像资料。粗略观察一下,你会发现:老年人“朋友圈”里充斥着完全不顾美学要领,以记录生活为唯一目的的图片。中年人的水准良莠不齐,但沙中取砾,也偶有佳作。而年轻人发出的图片则通常较好看也较为有趣。所以亲爱的朋友们,为了假装年轻人,拍一个早餐荷包蛋的时候,也请考虑一下美学效果——况且吃完这只荷包蛋,您还需要在PPT里继续使用图片忽悠客户。时间不够的话,厚厚的一本《纽摄》教材,可以只看第八课《培养你的眼力-Developing Your Eyes》。你会发现每一张好的摄影作品,都自带一个问题。比如为什么在Maureen Lambray的镜头里,Woody Ellen站在整个边框的左侧。

 

你可以有100个答案,但是好问题只需要一个——用图片来提问是最酷的方式。

 

最后说说音乐,这个离大部分职业技能最远的艺术。音乐通常被认为是纯创造性工作,这个看法固然不错,可是它掩盖了一个事实:在学习音乐的过程中,蕴藏着令人发指的纪律性。而这种纪律性,指向和培养的正是人对于完美的追求。这就是为什么我总会建议朋友的孩子去学一门乐器,而不是绘画。因为乐器演奏有严格的对错之分,这符合“刻意练习”的基本要求。你可以指着一副儿童的涂鸦作品,言之凿凿的找出其中成人所不具备的创造性,但是你不可能把一首弹得结结巴巴的莫扎特说成是了不起的再创造。对儿童来说,他弹对了一首莫扎特,就是在一把演奏水平标尺上移动了一格,不多不少。

 

更好的消息是,在掌握了其中的纪律性以后,音乐又具有不可思议的包容性,可以成为你做事,甚至为人的风格导师(Style Guru)。在我曾经读书的华盛顿大学,有一位营销学的教授,谈到和他授课方式迥异,然而同样受欢迎的金融学的教授时,很客气又很中肯的评价道:“他上课是演奏古典音乐,我演的是爵士乐”。谁高谁下呢?他没有说,你也不打算再问了。只留下一个关于风格的印象,这很性感。

 

前两天“朋友圈”有一篇很火的文章,叫做《你在教育链上鄙视别人家孩子,它站在食物链顶端鄙视你》,主题是鼓吹人工智能必胜,人类命运岌岌可危。这本来也没什么,可是其中关于音乐教育的部分,却很难令人信服:

 

“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的音乐学教授戴维•柯普,写了计算机程序专门模仿巴赫的编曲,虽然写程序花了7年功夫,但是这个程序一出来,短短一天内就写出了5000首巴赫风格的赞美诗。柯普挑出几首安排在一次音乐节上演出,听众还以为这就是巴赫的曲子,兴奋地讲着这些音乐如何触碰到他们内心最深处。”

 

我完全相信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可是这里有几个前提没有被说明。第一是赞美诗,甚至是巴洛克时期的大多数作品的确是有明显的音乐格式可循,计算机能够模仿不算奇怪。第二,那些很容易被音乐“触碰到内心最深处”的听众们,对上帝的热爱往往远超他们的音乐知识,急切地表达感动是这个集体的一个共性。还有第三点也许更为重要:音乐中蕴含的无限诗性,恰恰是由诗人本身,而不是音乐来定义的。人工智能也许可以创造一首Bob Dylan的《All along the watchtower》,但是当这种大规模复制成为可能时,音乐中的神性和人性都已经泯灭,音乐也就失去了意义。没有了那个叫做Bob Dylan的图腾,人们终究还会不满足。这是一个深刻的关于艺术和艺术家的悖论,留给专业人士讨论。

 

拉拉杂杂写了一堆,总结起来无非是想说;知识是山丘,而审美或者说艺术,是山丘上的那一缕灵光。如果终身爬山是个苦差事,那么朝着那一线光前进,才会更有力量。要是非逼着我,说说这一切对于职场的启示,那我想借用一下我很喜爱的报人龚晓跃激励同伴时说的一句话:“尽量把事情,做得高级一点”。

 

(文首照片为美国歌手Bob Dylan——编者注)


出处:华夏教育网
网址:http://www.hxedu.org/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目前联盟网站:海峡教育网华夏教育网中华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产业网培训百科网中国培训之家,同时也为企业提供文章撰写、评论撰写等。
上一篇:节奏贝贝现代音乐学校 开业发布会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9 - 2012 Haixiae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热线:0591-8891 7857  客服QQ:418526785
华夏教育网声明:华夏教育网登载此页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粤ICP备15082623号